龙少

在某段时间相濡以沫

阅读文字【微信:timetellyou】:

文/老显


    一直都知道你是谁,但也一直都不知道你究竟是谁。


    你也许知道我是谁,却一直不说想知道我究竟是谁。
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两个原本处于平行线的陌生人,在日渐熟悉的交集道路上共同前进不久,又回到各自的线路,好像彼此回归平行。


    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认识了你,陌生的彼此,最开始仅是简单的招呼。


    当招呼变得稀松平常,你我之间两言三语的日子多了,渐渐的,彼此开始掏心掏肺。


    真诚相待,诉以真心,冷得彻骨的夜里,是简单的问候,在阴冷的夜温下,让彼此感到有暖意倍增。


    无所不谈的时光总能让我心安,你我都是向来没有安全感的人,彼此明白片刻的朝夕倾谈是无法填补自身空虚无力之状,奈何你我却总在梦的出发前互诉心声,乐此不疲。


    掏到最后都成了没心没肺,言语很随意,对话很写意。


    明知这是深渊。


    我没有推你,也并不是说是你自己选择跳下去。


    你也没拉我,也并不是说是我自己不想爬上来。


    林林总总,你我终于深陷进去,再也无法自拔。


    你跟我诉说生活中、情感上的痛苦,在看不见的伤口,轻轻地触碰着你的淤青,我为你涂抹膏药,只想帮你减轻苦感,让你明白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
    我向你描述工作中、学习上的辛苦,虽然你给不了我想要的力量,只有无力的安慰,却能给我奢侈的能量,让我有动力重新面对困难,继续把压力肩扛。


    深渊里只有你我,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,找不到逃生口,逃不出去,便选择了相依。


    你习惯了与我天马行空的心灵沟通,诸多的不顺慢慢由堵变通。


    我依赖着与你毫无顾忌的思想碰撞,每次都放肆的让小鹿乱撞。


    你已经有了另一半,我还在寻找另一半,你对着我,像对着另一半,我感觉你,觉得你是另一半。


    你的另一半蒙在鼓里,我在鼓外手拿一顶绿帽,你本应在鼓的边缘。


    但,情系你我终汇成一条钢丝线。


    你走在钢丝线上,小心翼翼,你怕自己如此行踪似感情出轨。


    我跟在你的身后,一丝不苟,我怕自己如此动作似给他戴帽。


    就这样,好像你永远驱使在我的前面,也不回头,只想象着我的嘴脸。


    我仍旧紧跟在你的后面,也不超赶,却总想看你一眼。


    暧昧中,暖意再度升温,一天又一天,愈来愈热。


    某晚,夜黑风高,热流汇成风暴,顿时风雨飘摇。


    深渊中,钢丝被莫名的雷狠狠击断


    都摔倒了,你说好痛,觉得我可能也受伤了,我笑笑的对你说,放心,没事,我安然无恙。


    只是,钢丝断了,即使能连上,你说你不敢再走上钢丝,怕万一再断,会摔得更厉害,怕会更心痛。


    我明白,但毕竟我说自己没受伤也是自欺欺人,我只是怕你心痛,所以纵然有伤也说自己不痛。


    既然你没了勇气,我也没了底气,都怕,那就都放弃吧。


    心知肚明,我们都还不是坚强的人,嘴上说想坚强又总懒得让自己坚强。
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再也不能一起走这情感边缘的钢丝了。


    也是天意,你的另一半竟找到了这个深渊,黑暗中,他把你偷偷拉了上去。


    迷迷糊糊,我想不出有什么方法可以挽留你,除了大声呐喊依依不舍的声音,别无他法,只好自己一人在深底挣扎。


    有多愚昧,你不在这里我还在拼命的想办法找你。


    终于,我用力爬出了深渊。


    纵使我会留恋曾经那份一起坚守过的黑暗,那时的彼此互相依迷,但我清楚,此刻,它只能是一份回不去的记忆。


    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中。


    没有了旧暗,要知道却会拥有新光。


    才明白,两个人的相交,不可能永远是一条平行线,总是在时近时远的弧度中,有某段时期相濡以沫,有时只能两忘于江湖。



评论

热度(588)

  1. 茉莉。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阅读文字
  2. 我的思想片段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闹闹小馋猫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小森拾光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逗狐狸的鱼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